Kirsty Gardner-Berry:使用AABR技术进行新生儿听力筛查的优势

Category: 2017听力学大会, 2017听力学大会演讲 26

2017 年 5 月 28 日,由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和北京听力协会共同举办的“2017北京国际听力学大会”胜利闭幕。本次大会为期两天,在嘉宾、与会代表的共同努力下,圆满完成了本次大会的全部议程。现将各位嘉宾的主题演讲内容逐一整理出来,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听障人士、关注听力行业发展,参与到听力事业中来。

5月28日上午,Kirsty Gardner-Berry博士做了题为“使用AABR技术进行新生儿听力筛查的优势”的主题发言。Kirsty Gardner-Berry博士介绍了在澳大利亚新生儿听力筛查的情况,通过听力筛查的可验证性、灵敏性和特异性,人口覆盖率,转诊率及风险这个几个方面说明了AABR技术的优势。

BSc. M.Aud. MASA (ccp) PhD. Dr. Kirsty Gardner-Berry is a diagnostic, research and consultant audiologist working at the National Acoustic Laboratories (NAL), Sydney Cochlear Implant Centre (SCIC), and Scanmedics. Kirsty completed her Bachelor of Science and post-graduate diploma in Audi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her Masters in audiology at Macquarie University; and Doctor of Philosophy at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Kirsty has been working as an audiologist for over 20 years. Her main areas of interest are in the early identification of hearing loss, and the use of electrophysiological testing techniques to assess and manage hearing disorders.

Kirsty’s role at Scanmedics includes education, training and the provision of overall program support through clinical partnerships with program managers across Australia. Kirsty is a member of the Australasia Newborn Hearing Screening committee, and works closely with Audiology Australia to promote best practice in infant diagnostic testing following screening.

Kirsty’s PhD was on auditory neuropathy spectrum disorder (ANSD) in infants, and she has studied the use of electrocochleography (ECochG), 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cochlear implant evoked electrical 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ImpEABR), and cortical auditory evoked potentials (CAEPs) in this patient group. Her current clinical and research work includes the use of cortical auditory evoked potentials to assess auditory function and promote optimal hearing aid following newborn hearing screening.

在澳大利亚进行新生儿筛查主要参考的是婴幼儿听力联合委员会 (JCIH) 指南,JCIH是早期听力检测和干预项目的指南和原则。

  • 听力筛查的计算方法需要经过严格的科学验证,通过同行审阅发表
  • 灵敏性,特异性,阳性/阴性预测数值应有据可依
  • 覆盖人群>95%
  • 听力筛查设备要确保转诊率<4%
  • 对于听力筛查未通过的婴儿,尽量做到95%的随访跟踪

澳大利亚大多数项目都是使用ALGO® AABR®进行两次筛查。在澳大利亚所公开出版的听力筛查数据大部分都是使用ALGO® AABR®。因此接下来所讲到的数据都是基于ALGO而来的。

Kirsty Gardner-Berry博士介绍了澳大利亚的新生儿听力筛查项目开展情况: 澳大利亚的听力筛查始于2000年,逐步延伸到每个州都在进行,用了12年的时间实现了全面的听力筛查,并且所有的项目都是使用2次AABR听力筛查。

随着听力项目的逐渐开展,新生儿的听力筛查年龄也在越来越小,大部分的婴儿都在3个月内完成了听力筛查。

如何选择听力筛查设备

  • 可验证性是一个申明或陈述,意味着要确认或证实其准确性。所有的验证研究应发表在同行审阅的文章中。
  • 灵敏性是指确认患有听力损伤的准确性。所以对于灵敏性的要求要有很低的“假阴性”率,因为假阴性是听力筛查中最严重的情况。
  • 特异性是指确认没有患有听力损伤的准确性。要保证有低“假阳性”率,假阳性是正常听力的患儿测试不通过的情况。如果出现假阳性,会增加听力筛查成本,降低听力筛查的可信度。

OAE测试比AABR测试假阴性率高,特异性低。

一个设备可能会有自己所特有的可验证性,灵敏性和特异性。每个设备的数据是不一样的,不同的设备都有自己的可验证性。所以任何的听力筛查设备,都应该要求设备具备同行审阅发表的数据。

Kirsty Gardner-Berry博士举了个例子:

医院里配备了一台婴儿用的听力筛查设备,使用了9年,仅仅意味着这个设备在这家医院使用了。这只能说明产品能够在市场上使用,并不意味着这个产品已经完全经过临床验证。

ALGO®最原始的数据模版:

  • 他覆盖了医院里30-58周410名新生儿数据。
  • 采用30 dBnHL click声
  • 由听力学家判断新生儿是否对click声刺激有反应
  • Algo模块是基于目前ABR波形的形态发展

下面对比由听力学家及ALGO®设备所给出的EEG的判断:

如果我们进行听力筛查,听力学家说出现反馈,ALGO®给出的结果也是通过。听力学家说未出现反馈,ALGO®给出的结果也是不通过。下面的图表列出了几个专业的研究:

可以看得出灵敏性和特异性是特别高的。

在其中一项研究中,听力学家给出“通过”,ALGO®检测的也是“通过”;但是在有少数新生儿中,听力学家给出“通过”,但是ALGO®给出的是“不通过”,ALGO®保守验证结果不一致的为4例。但是这样却是一个最安全的结果,ALGO®宁愿结果不通过后转诊检查,也不愿意看到准确性不高的通过结果。

在另外一个研究中,使用ALGO®设备检查了250个新生儿,230个通过,20个不通过。在20个不通过的孩子中再次使用ALGO®进行筛查,15个通过,2个不通过,其中还有2个新生儿采用ABR进行诊断。

这个研究非常重要,因为无论筛查结果通过或不通过,所有的孩子都进行了后期的跟踪随访。那些通过的新生儿也证实为是没有听力损伤的。

我们可以看出来,ALGO®的算法验证、灵敏度、特异性都非常高。在全球,已有55个国家都使用了ALGO®进行新生儿听力筛查。

听力筛查覆盖率应该要高达95%以上,如果一个小孩错过了听力筛查,那后期的费用就非常昂贵,他的言语发展能力也会延迟。同时也严重影响他的就业率。

我们同时也要知道,如果单独由听力专家给出听力筛查的结果可能会有偏差。而且直接送给专业的听力学家进行诊断的话,费用也是很高的,同时等待的时间也会非常长。

我们需要坚持的是JCIH里面的1-3-6原则,一个月之内进行筛查,三个月之内进行诊断,六个月之内进行干预。如果这些目标没有达成的话,新生儿就没有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而造成一系列的损失。所以说最好的建议是在出院之前采用AABR®技术进行听力筛查。

人口覆盖率

如果我们对90%的孩子做了听力筛查,这是对新生儿不够的,这个比率一定要高达95%以上。

Kirsty Gardner-Berry博士拿北京和澳大利亚做了个对比。

北京的出生人口量是28万,澳大利亚2015年出生人口量为30万,假设双耳中度或重度的听力损失发病率为0.1%。

如果听力筛查覆盖率是90%的话,这意味着在北京有28名儿童漏诊。

所以我们一定要确保覆盖率达到95%以上。所以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在出院之前对新生儿进行听力筛查。在澳大利亚是98%以上的新生儿是在医院里完成筛查的。

听力转诊率<4% & 听力损伤后续跟进的风险

以前,新生儿在医院大概会住3天。而现在澳洲一般都是生产之后4小时,最多48小时之后就要出院了。这就意味着母亲在医院生完小孩4个小时后就带着孩子回家了,所以我们要在这4个小时内很快的完成听力筛查。

berry博士介绍了新生儿出生24小时进行耳声发射和AABR®转诊率的区别。

耳声发射转诊率高达37%,ALGO®AABR®转诊率仅为3%。这就意味着,如果使用耳声发射进行筛查的话,需要二次筛查的新生儿数量高达92500,而使用AABR®需要二次筛查的新生儿仅有7500人。

使用耳声发射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如果这个新生儿筛查的结果是不通过,由于结果的不准确性,那么大家容易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很多婴幼儿出现未通过的也可能没有听力损伤。这就很可能造成漏诊的现象。

但是我们来进行筛查,如果出现二次筛查还是不通过的结果,应该尽力把他们找回进行诊断。如果他们已经从医院回去了,再想让他们回到医院来检查就没那么容易了。

在澳大利亚的研究项目中,使用ALGO®AABR®进行第一次筛查的转诊率是8%,这就意味着有20000名新生儿需要再一次进行听力筛查。但是如果采用耳声发射进行筛查的话大概有92500名新生儿需要二次筛查。但是在我们临床上来说如果使用ALGO®进行二次筛查的转诊率仅为1%,这也就意味着仅有2500名新生儿需要诊断。

使用ALGO®AABR®的优点:

  • 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转诊
  • 有些家庭不需要等待特别长的时间也能够进一步达到JCIH里面对于实现1-3-6的要求
  • 家长及医生对于未通过的筛查结果也会更加重视,减低了后续跟进检查治疗的风险

如果没有坚持1-3-6时间轴的风险?

1个月之内筛查会出现转诊率高,听力筛查整个过程完成前已出院 3个月诊断转诊率高导致等待的时间很长,如果对筛查结果未重视所带来的后期损失 如果没有在6个月内进行干预的话会耽搁,诊断也不会完善。例如:“click音”空气传导没有特定频率或者骨传导结果。

总结

  • 在澳洲是没有国家性数据标准的,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标准,所有的数据模板都基于每个州,不同的医院都在使用ALGO®AABR®进行筛查。
  • 在澳洲筛查人口覆盖率高于98%以上
  • 使用ALGO®AABR®进行二次筛查,转诊率仅为1%
  • 根据报告,双耳中度或重度听力损失的平均发病率近1/1000
  • 阳性预值= 89%

参考文献:

  1. Joint Committee on Infant Hearing, Year 2000 position statement: Principles & guidelines for early hearing detection & intervention programs.  Pediatrics, 2000,  106 (4): p. 798-817.
  2. Herrman et al., Automated infant hearing screening using the ABR: development & valida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Audiology, 1995,  4 (2): p. 6-14.
  3. Hall et al., Newborn auditory screening with the ALGO-1 vs. conventional 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ASHA, 1987,  29 : p. 120.
  4. Jacobson et al., Automated & conventional ABR screening techniques in high-risk infant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Audiology, 1990,  1: p. 187-195
  5. Van Straaten HLM, Groote ME & Oudesluys-Murphy, Evaluation of an automated 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infant hearing screening method in at risk neonates.  European Jnl Pediatrics, 1996,  155: p. 702-705.
  6. Gabbard, S.A., Northern J.L. & Yoshinaga-Itano C., Hearing screening in newborns under 24 hours of age.  Seminars in Hearing, 1999,  20 (4): p. 291-304
  7. Joint Committee on Infant Hearing, Detection & intervention programs Year 2007 position statement: Principles & guidelines for early hearing detection & intervention programs.  Pediatrics, 2007,  120 (4): p. 898-921.

2017北京国际听力学大会赞助商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