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行宽:助听器服务的需求、现状和发展方向探讨

Category: 2017听力学大会, 2017听力学大会演讲 48

2017 年 5 月 28 日,由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和北京听力协会共同举办的“2017北京国际听力学大会”胜利闭幕。本次大会为期两天,在嘉宾、与会代表的共同努力下,圆满完成了本次大会的全部议程。现将各位嘉宾的主题演讲内容逐一整理出来,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听障人士、关注听力行业发展,参与到听力事业中来。

5月28日上午,卜行宽教授做了题为“助听器服务的需求、现状和发展方向探讨”的主题发言。卜行宽首先介绍了最新的听力损失患者数量,听力损失的影响,尤其强调老年性听力损失与老年痴呆的关系。分析了目前助听器服务的需求与现状,解释了供需落差巨大的原因。也通过介绍WHO、美国和我国相关的政策导向,和大家共同探讨了助听器服务的发展与改革方向。

南京医科大学教授、江苏省人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致力于耳科学与临床听力学工作,多次参与组织和实施国内外防聋项目,发表论文50多篇,主(参)编著作20多部,4次荣获省部级科技奖(第一获奖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荣誉称号。

现任江苏省耳科疾病与听力障碍诊治中心主任,听力国际(HI)/ 国际耳鼻咽喉科协会联盟(IFOS)/ 国际听力学协会(ISA)江苏耳科与听力中心主任,卫计委全国防聋治聋技术指导组成员,听力国际(Hearing International,HI)副主席,世界卫生组织(WHO)预防聋和听力减退合作中心主任。

听力损失流行病学

卜行宽教授介绍,按照之前我们了解的信息来说,中国有大概2780万的听力残疾人士,而事实上,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数字过于保守。

从全球来看,听力损失是全球最大且持续增长的感觉器官致残性疾病。据WHO2012年统计:

  • 听力残疾已达世界人口的5.3%,为3.6亿。
  • 91%(3.28亿)为成人,9%(3200万)为儿童
  • 65岁以上的老人约1/3为听力残疾

而我国,以中聋为首,在最近两年按照WHO的方案来做的流行病学调查的结果显示:

  • 听力减退现患率:15.84%(2.2亿)
  • 听力残疾:5.17% (7000万,其中65岁及以上4600万,占听力残疾的65.7%)

▲ 2011年WHO公布的世界听力残疾分布图

从图中可以看到,中国在4.42%-6.13%之间。

通过上面的介绍可以说明,中国的听力残疾人数远远不止2780万。

听力损失的影响

卜行宽教授特别提出,在当代医学上,老年性痴呆是有很多原因的,但是现在明确指出,听力损失是老年性痴呆的独立高危因素。有资料显示,轻度、中度、重度听力损失的老年人,老年痴呆症的患病率分别约是听力正常老人的2倍、3倍和5倍。

因此我们推论:

  1. 也许老年性的听力损失是老年痴呆的前兆,可以进行早期干预。
  2. 假如对老年性听力损失干预,是否可以推迟甚至逆转老年痴呆?

听力的问题很可能关系着整个大脑的认知,是很值得研究的临床问题。

助听器服务的需求

我国现有2.2亿听力损失者(相对健耳4F PTA >25 dB HL) ,其中大多数人可能需要助听器服务。

依照WHO方案对4省调研,推算全人群中有8.0%可能需要助听器。以此推算,全国可能有1亿人是助听器的潜在用户。

按听力残疾算: 我国有7000万听力残疾人,其中65岁及以上4600万,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应当得到助听器服务。

我国每年有新生儿约1600万,年新增先天性听损婴儿1.6-4.8万,随着两孩政策的实施,这个数量还在增加,这个群体也需要助听器服务。

因此,在中国助听器服务的需求是巨大的。

助听器服务的现状:供需落差巨大

  • 全球:助听器仅满足2.8%听力残疾人的需求
  • 美国:有3000万听损者,只有20%受益于一只助听器(FDA 2016.12)
  • 欧洲:即使欧洲在助听器方面福利很好,听损者助听器使用率仍偏低,为30-40% (Houggard & Ruf,2011)
  • 我国:听残人接受助听器服务率:城市<10%, 农村<6%(孙喜斌等2008);7.32%有需求的听障人士佩戴了助听器 (胡向阳等 2016)

落差原因分析

供给侧

  1. 垄断:2012年,六大公司占全球市场的98%(PCAST 2015)。垄断限制了其它中小企业的发展。
  2. 定价高:助听器并未和其它消费性电子产品那样戏剧性地增加性能和减低价格。2014年助听器平均价格为$2,363,高端助听器为$2,898。 64%的严重听损者无力购买,超过75%的听力损失者认为价格因素是主要障碍。 20l0年建议助听器组件价格在100美元之内,现在应当更低(PCAST 2015) 。
  3. 创新低:和数百美元的智能手机相比,即使是高端助听器也是简单的装置,其创新周期过于缓慢。研究还表明:基础型助听器在改善听力方面和高端助听器有可比性 (PCAST 2015)。
    • 卜行宽教授也表达了个人观点,助听器的销量毕竟是和智能手机没法比的,假如助听器的销量和智能手机一样的话,助听器的价格肯定也会大幅度下降的。
  4. 服务不到位:农村、基层缺少服务,不便普及。
  5. 满意度不髙:美国2009年的消费者报告表明2/3助听器验配不当。每年销售300万只助听器中有12-18%最后并未使用(PCAST 2015) 。使用助听器的人群59 % 表示满意,此满意度10年无变化(Kochkin 2002) 。

需求侧

  1. 心理和社会烙印:总以为佩戴助听器就是残疾了,中国的听障人士都希望配耳道式或深耳道式助听器,怕被别人歧视,在戴助听器方面拥有心理障碍。
  2. 等待:轻中度不考虑,重度或极重度再说。
  3. 迷信游医和虚假广告,在我们国家尤甚。

助听器服务的发展与改革

WHO的政策导向

助听器服务是全球性问题,WHO在2001年、2004年专门邀请专家就此展开数次讨论,重点关注发展中国家的助听器服务。应我国要求,第二版专门出了中文版。

WHO对助听器服务的实行4A原则:

  • 合适的(appropriate)
  • 买得起的(affordable)
  • 可接受的(acceptable)
  • 行得通的(available)

WHO助听器首选产品资料(HAPPP)启动于2013年,将成为“全球辅具技术(global assistive technology, GATE)” 项目的一部分,估计2017年将与其他辅助设备的政策和购买一起在线出版。

希望助听器厂商,尤其鼓励国内的厂商踊跃的按照WHO的目录清单生产助听器,更好的服务于广大的听力患者。

美国的政策导向

2015年10月26日,总统科学和技术顾问委员会(PCAST)建议加强听力技术创新的报告。

PCAST的推荐:

  • FDA应该指定一种“基本”型助听器在OTC出售,不需要咨询有资格的验配师
  • FDA应该撤回2013年11月7日有关个人声音放大产品(PSAPs)指导草案
  • 效仿“眼镜规则”(阅读镜和接触镜)

2016年12月12日,不具约束力,但立即生效的指导文件:

  • FDA不打算对18岁及以上的人在验配某种助听器之前必须进行医学评估的强制性要求。然而, 将继续强制执行助听器验配师在出售助听器前向客户提供并阅读含有详细说明和要求的“用户指导手册”。
  • FDA也考虑和解决助听器监管框架,如助听器可以在OTC直接卖给消费者,而不要求咨询有资质的验配师。

我国的政策导向

2008年出台了助听器验配师职业标准、出版培训教材、举办培训班、大奖赛。

卜行宽教授简要报告了南京培训中心的情况:

  • 从2011年开始,经过多年的筹备,如今已是第六个年头
  • 特点:三定两严一个宗旨
    • 三定:定期、定点、定师资
    • 两严:严格遵守标准、严格遵守培训教材的核心内容
    • 一个宗旨:培训助听器验配师,以更好的位听障患者服务-人文的服务和科学与技术的服务。
  • 5年以来,培训了2000多名经过国家考试合格的助听器验配师。
  • 举行了5期助听器验配师行业技能大奖赛,根据国家政府的相关规定,大奖赛的前三名可以直接升级,因此在南京培训中心产生了全中国11名二级助听器验配师。

2016.12.16-22,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国家职业资格目录清单。为了减少就业的门槛,国务院取消了几百个工种,但是助听器验配师是保留的。

助听器服务的发展与改革方向的探讨

供给侧

  • 设计和生产转型:由单一向“高端”发展转为向“多功能型”和“基本型”双向发展。(高、中、低端提法不妥)
  • 技术革新:重点研发符合PPP要求的智能型产品。除了专注于补偿听力损失外,应全力攻克环境噪声和混响的难题以及HA如何适应患者时常变功动着的响度感受
  • 改革销售模式:拓宽渠道,立足基层,面向老年人群
  • 大幅降价

需求侧

在需求侧我们需要更新以往观念,强大的技术革新将使助听器将更名为“可听装备(hearables)”,他应简单、美观、好用,它将和眼镜一样普及,甚至成为时尚。

配戴助听器和眼镜的机制是不一样的,戴眼镜的满意度远远高于助听器,眼镜解决的是光传导的问题,而助听器的作用并不仅仅解决声传导的问题,还要解决内耳、毛细胞的问题。机理不一致说明两者没有可比性,但是相信经过一段适应期会达良好效果。

2017WHA于5月份在日内瓦举行,会通过新的全球防聋决议。中国作为联合国的重要成员,我们相信中国的听力行业有WHO的支持,有中国政府的支持一定会做的更好。

卜行宽教授在最后也响应了北京听力协会万敏会长在大会开幕上的主题-联结、团结。希望行业内的老中青三代能够更多的连接在一起,We are together,we can do more.

2017北京国际听力学大会赞助商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