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微:听损小儿的长效研究方案(LOCHI)

2017 年 5 月 28 日,由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和北京听力协会共同举办的“2017北京国际听力学大会”胜利闭幕。本次大会为期两天,在嘉宾、与会代表的共同努力下,圆满完成了本次大会的全部议程。现将各位嘉宾的主题演讲内容逐一整理出来,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听障人士、关注听力行业发展,参与到听力事业中来。

5 月 28 日上午,张微博士做了题为“听损小儿的长效研究方案(LOCHI)”的主题发言。现有的研究表明对听力损失小孩的早期干预对后期言语发育有效,有些研究没有发现显著性差异。张微博士通过详细介绍 LOCHI 项目,以 5 岁语言发育评估为例,从配戴助听器和植入人工耳蜗两个角度,分析解释了影响后期语言长效发育的因素和相关性。透过 LOCHI 项目,告诉我们早期验配可以提高长效语言结果,早期听功能表现可以预示语言发育长效结果,早期干预对后期效果有积极影响。

听力学博士,2001 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生物医学专业(听力学方向),2001 年至 2004 年底,工作于北京同仁医院及北京市耳鼻咽喉科研究所。

2009 年初毕业于香港大学听力学专业并于同年就任澳大利亚国家声学实验室终身研究员至今。作为国内第一批接受听力学系统教育的临床及研究人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儿童听力诊断,评估与康复工作。主持并参与多项国内外科研课题,在国内外核心学术杂志发表论文三十余篇,参与编写多部中/英文听力学书籍章节,并在各类国际学术会议上获得众多奖项。目前主要研究方向为儿童听觉放大,中枢听觉诱发电位,以及儿童听觉言语发育的相关研究。

LOCHI 研究背景和动机

首先,张微博士介绍了 LOCHI 项目的研究背景和目的。我们知道听损小孩发病率大概是 1%。~ 2%。,听力损失对这部分小朋友以后长期的发育有很大负面影响,比如语言文字、言语识别、言语输出、言语感知、社会心理学。

新生儿听力筛查的目的是希望能在早期发现、早期做诊断、早期放大、早期干预。这是基于一种假设。早期诊断、康复是否可以提高听力损失小朋友之后的各方面发育?目前,国际上还缺少基于大样本、高质量的研究,进而说明这一点。

张微博士告诉我们,通过做详细的文献查询,会发现有些研究表明早期干预对后期言语发育有效,有些研究没有发现显著性差异。所以,需要做一些课题,对比早期发现的听损小孩和后期发现的,跟踪他们对比后期言语发育和其他领域的发育是否有差别。

基于这一背景,LOCHI(Longitudianl Outcomes of Children with Hearing Impairment) 项目在 2005 年展开。在澳洲做这个项目有两个优势:

  • 澳洲听力,全国性统一的机构,所有听力筛查出来的小朋友都会转诊到澳洲听力;澳洲听力有全国标准性的评估方法
  • 2005 年,听力筛查项目在各个洲的覆盖率不同

这种现状为 LOCHI 项目建立了非常好的契机,可以招募到经过听力筛查和没有经过听力筛查的小朋友。2005 ~ 2007 年,LOCHI 项目招募了在 2002 ~ 2007 年出生的 475 个小朋友。

LOCHI 项目的目的有以下三个内容:

  • 是否早期干预会提高长效语言发育结果
  • 影响长效语言发育的因素
  • 是否早期表现可以预示长效结果

475 个小朋友中,有 55% 是男孩,37% 合并了其他残疾,10% 有听神经病,50% 能达到首次助听器验配年龄,2/3 是助听器配戴者,1/3 是人工耳蜗佩戴者,后者有 1/3 在12 个月内配戴了人工耳蜗。

测试间隔

在不同测试时段跟踪这些小朋友各方面的发育。

为了预估早期诊断效果,必须充分考虑有可能会影响听力损失的因素,主要围绕孩子、家庭、康复教育机构三方面。

案例分析

接着,张微博士以 5 岁小朋友的部分测试为例,分析了评估结果。

上图显示的是每个测试单项在 5 岁评估时的平均分。可以看到正常听力损失小孩的均值在 100 分左右,绿色区域是正常值 ± 标准差 15 分,紫色区域是正常值 ± 两个标准差。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测试分数不同,有些可以达到正常值范围,有些不行。所以,即使在澳洲,后期的听力干预全国统一,我们看到听力损失小朋友还是在很多方面达不到正常发育水平。

这张图的数据是 LOCHI 项目中所有小朋友的测试结果,所以也包括了 1/3 左右听力损失之外合并其他障碍的情况。

整体语言发育

为了避免单项测试偏差,综合了 20 项测试结果,作为一个整体因素来分析对整体语言发育的影响。

绿色分布曲线表示正常听力孩子的得分,峰值是 100 分;听力损失小朋友的峰值是 84 分。如果只看听力损失小朋友的峰值,采用澳洲全国统一标准的干预方法,听力损失小朋友 5 岁时的整体语言发育可以达到正常听力水平范围内,得分在 90 分左右。

听力损失对整体语言分数的影响

将这些孩子分为红线代表的助听器组和蓝线代表的人工耳蜗组。观察红线,我们可以看到随着听力损失程度的加大,5 岁时的整体语言分数降低。蓝色表现出来的趋势并不明显,听力损失程度对整体语言分数的影响不是那么大。

为了分析不同因素对小孩长效影响,仍旧把这些小孩分为助听器组和人工耳蜗组。

助听器组

在助听器组,对 5 岁小孩整体语言分数影响最小的因素包括助听器首次验配年龄、听力损失程度、认知水平。依据这三点,可以对整体模型解释到 69% 偏差。如果加入合并其他障碍、妈妈的教育水平、交流模式因素之后,可以解释整体模型 74% 偏差。

此外,还考虑到早期语言分数、早期 Peach 问卷表,观察早期听功能的表现是否能预示后期 5 岁时整体语言分数。结果显示非常显著。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可以解释整体模型 77% 偏差。

首次助听器验配的年龄对不同程度听力损失小孩的整体语言分数的影响

红线表示对重度听力损失小孩的影响。如果考虑首次验配年龄之外的其他因素都不变,6 个月首次验配助听器和 24 个月时首次验配助听器,他们在 5 岁时的整体语言表达分数可以相差 0.6 个标准差。这是非常显著的差别。

对于中度听力损失的小朋友来讲,同样的情况对比,在 5 岁时的整体语言表达分数相差 0.3 个标准差。

我们发现,这一趋势对轻度听力损失小朋友的影响不是那么显著。

通常来讲,母亲受教育程度会影响她们对听力学相关知识的认识、对早期干预的态度。上图的数据显示,在其他因素都相同的情况下,受过高等教育的母亲与中学教育水平母亲的孩子相比,偏差可以达到 10 分左右。

人工耳蜗组

人工耳蜗组和助听器组的数据略有不同。

我们发现听力损失程度并不是显著影响因素,首次开机年龄和认知水平对整体语言水平有显著影响,可以解释 58% 的偏差,合并其它障碍、交流模式也有显著影响。

对于人工耳蜗组,结果显示母亲的受教育程度不是显著影响因素。

早期植入人工耳蜗对后期语言发育的影响

在其他因素相同的情况下,分析人工耳蜗开机年龄对语言发育的影响。分别在 6 月龄和 12 月龄开机的小朋友,他们在 5 岁时的语言发育情况相差 0.7 个标准差(10 分左右),差别显著。12 个月开机和 24 个月开机,5 岁时的语言发育评估分数也相差 0.7 个标准差。所以,6 个月和 24 个月开机相比,语言发育情况相差 20 分(满分 100 分)。

总结

通过上述的案例分析,张微博士告诉我们:

  • 早期验配会提高长效语言结果
  • 影响因素主要有:早期的助听器验配年龄、人工耳蜗植入时间、认知水平、听力损失程度、母亲受教育年龄、交流模式、是否合并其他残障
  • 早期听功能表现可以预示语言发育长效结果
  • 早期干预对后期效果有积极影响,所以提倡
    • 早期诊断
    • 早期验配或植入
    • 持续监测高危儿童的早期表现
      • 早期听功能表现
      • 听识别(+听分辨)能力客观评估
    • 提供有针对性的目标干预方案

互动问答

Q:用什么方法、怎样评估 6 个月和 12 个月小孩的言语功能?

A:6 个月小孩的言语功能无法评估,语言功能有可能可以评估。中文版 PCDI 是从 MCDI 转过来的,这部分已发表。比如 8 个月的正常值在 8 个月到 3 岁以内,所以语言方面的测试可以用 PCDI,或者是粤语版的 CCDI, 除此之外可以考虑使用家长问卷。

Q:刚才的图表中显示了 6 个月和 12 个月人工耳蜗开机的评分。那么在澳洲 6 个月之前植入人工耳蜗的比例有多少?这是否会成为一种趋势?我们现在看到的 FDA 认可的还是 1 岁以后植入。

A:需要考虑是否合并其他障碍。如果只是极重度听力损失,并且其他听力学评估指标一致,我们会毫不犹豫地植入人工耳蜗。LOCHI 项目中平均是 10 个月时植入。

A1:6 个月之前植入人工耳蜗的情况非常少。从刚才报告的图表回归线来说,6 个月开机比 1 岁开机好,但从单个的数量很难说明这一点,6 ~ 12 个月的统计学意义不确定。

Q:怎么解释 30 分贝对验配年纪没有什么影响?反过来,听力损失重度的儿童与人工耳蜗有相关性。这种现象怎么解释?

A:对于轻度听力损失,单独看他的语言评估,对听力损失影响不是很大。语言表达、语言接收很容易通过助听器的增益给予弥补。但是极重度听力损失,在一些频段和方式上不能达到他们的要求,所以在一些测试项目上达不到正常值水平。这份数据结合了 20 个分项的整体语言表达分数,如果分析每个分项的数据,结果又会有不同。

昨天关于单侧听力损失的报告是从 localization 角度去判断,肯定有影响。单侧听力损失小朋友的语言表达和正常孩子是否有区别,家长可能不觉得在语言表达方面有问题,不需要植入人工耳蜗、配戴助听器。所以,这一点在国际上还是有争议的方向。


2017北京国际听力学大会赞助商